原第二炮兵副政委宫永丰中将在京病逝 享年90岁
来源:原第二炮兵副政委宫永丰中将在京病逝 享年90岁发稿时间:2020-03-27 12:34:31


目前,戴口罩的人脸识别技术在实际中已被应用,因此,戴口罩的人脸数据泄露同样会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告诉中新经纬,人脸信息与身份确认绑定,如果人脸图片被违规使用,公民个人、企业甚至国家安全都有可能受到损害。

该卖家口中的“爬”,指的是“网络爬虫”,即按照一定规则、自动抓取网上信息的程序或者脚本。有人将爬虫比喻为探测机器,模拟人的行为去不同网站溜达,再将看到的信息背回来,“就像一只虫子在一幢楼里不知疲倦地爬来爬去”。

“戴口罩的人脸照片,要多少我有多少”

皮涅拉还重申了疫情期间政府工作的重点是保护民众的生命健康,保障民众基本的福利、服务和就业、收入以及中小企业。新京报讯3月27日,据韩媒报道,首尔警察厅网络安全科否认了,震惊韩国的“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外号“赵博士”)与演员朱镇模手机被黑聊天记录泄露一事相关,“不是事实,此事与赵博士无关。”

卖家A表示,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一半是从网络上爬(虫)的,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该卖家说,“爬的那些照片,有的是模特,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而现实世界那部分,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

此前,韩国媒体报道称,今年1月赵博士曾在博士房中炫耀,朱镇模手机信息泄露事件是自己所为。疫情之下,戴口罩成为了所有人日常外出,或在办公场所的必要“装扮”。不过,你可能想不到,自己打卡考勤或者发在社交平台上戴着口罩的脸部照片,正被一些人搜集并在网络上兜售。有卖家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我手里有几十万张戴着口罩的人脸照片,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

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只是表示“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而且都是年后(拍)的,时间很新,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该卖家说:“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你确定要的话,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都在网盘里,随时可发链接。”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据该卖家介绍,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

智利总统皮涅拉当天还宣布了在疫情期间针对困难家庭的一些减免政策,比如水电费延后分期缴纳、疫情期间特别免费网络套餐等,惠及全国总人口的40%,约700多万人。

当地时间3月27日,智利卫生部发布公告,该国26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304例,累计确诊1610例,死亡5例,治愈43例,新增患者主要集中在首都圣地亚哥大区。

卖家B发来的例图随后,该卖家发来了几张例图。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这几张例图均为自拍角度,照片中的人物戴着口罩,均使用了不同程度的美颜。02